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現代文明要求,寧可放過一千,也不能錯殺一個!

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哲理文章 >

現代文明要求,寧可放過一千,也不能錯殺一個!

2019-04-13 04:07:36 作家:那蘭 來源:聽石頭說 閱讀:載入中…

現代文明要求,寧可放過一千,也不能錯殺一個!

  原標題程序正義為什么重要

  1994年6月13日,美邦洛杉磯富人區,一個早起遛狗的人,發現鄰家一對男女倒在血泊之中,均身中數刀而亡,他急忙撥打了911。警察迅速趕來,核對死者身份后發現,男的叫戈德曼,一個20多歲的帥小伙;女的叫妮科爾,是他的女朋友,比他大十歲。警察還發現這個妮科爾來頭不小,是當時美邦著名橄欖明星辛普森的前妻

  現在已經沒太多人知道辛普森,但在二十年前,他可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。辛普森出身黑人貧民區,身材高大相貌英俊,既是橄欖球運動員,也是電影明星,出演過二十多部電影。再加上他為人風趣幽默,擅長在公眾眼前外達,因此成為了美邦家喻戶曉人物

  前妻被人殘忍殺害,警察自然詢問一下辛普森,他們派了一個小隊,去敲辛普森家的門,但沒人應。警察聯想到此前傳聞,辛普森與前妻離婚后仍有糾葛,起了疑心,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,翻入辛普森家的院子調查

  這一查可不得了,警察在辛普森家里發現了帶血的手套,后經化驗,手套上的血跡就是被害人的。

  隨后,警察又在辛普森的福特轎車中發現被害人的血跡,在案發現場發現辛普森的血跡。警方立即對辛普森發出拘捕令。沒過幾天,6月17號,萬眾矚目之下,辛普森被逮捕。

  案件到此,似乎鐵板釘釘,毫無懸念,然而,在經過一場曠日持久、長達474天的世紀審判之后,陪審團卻認定辛普森無罪。當天上午,美邦包括總統在內的1.5億人都停下工作注視電視實況轉播。

  辛普森案的結果支持辛普森的觀眾歡呼,也讓許多人驚詫不已,法律不是應該懲惡揚善嗎,為什么居然讓罪犯逍遙法外

  質疑者有這樣的疑惑,似乎也有道理,因為在他們看來,辛普森作為罪犯,已經是顯而易見事實法庭審判罔顧事實,辜負民眾期待損害了法律的尊嚴

  可是,辛普森的罪行果真那么顯而易見嗎?

  絕大多數人也許并未經歷過庭審,但至少都聽過“犯罪嫌疑人”。這個詞包含了現代最重要的法學理念。現代法學以為,任何人未經法庭審判,都不應該被認定為罪犯。而在進行法庭審判的過程中,任何可能認定當事人成立犯罪的事實,都必須有證據支撐,并且,這些證據必須能夠排除合理懷疑

  什么是排除合理懷疑?咱們來看看,辛普森案中具有決定性作用的幾個細節

  案件的一個重大疑點,是一位警察在辛普森被捕后,將取得的辛普森的血液樣本,帶在自己身上,而沒有立即送至檢驗中心。而巧的是,為辛普森抽取血液樣本的護士作證說,他抽取了7.9-8.1CC的血液,但檢方記錄卻只有6.5CC。這消失的大約1.5CC血液,恰好與警方在案發三個星期之后,再次搜查辛普森家時發現的一雙襪子上的血跡劑量相當。即使那位警察當時是無心之舉,也有了作偽證的嫌疑

  更致命的是,前文提到的那只警察首次進入辛普森家時發現的血手套,也不能通過排除合理懷疑規則考驗。警方將這只手套當作辛普森殺人的鐵證,聲稱就是辛普森作案時所戴。然而,吊詭的是,當檢察官在庭審現場讓辛普森戴上這只手套時,辛普森的大手卻怎么也塞不進那只手套。無奈的檢察官,只可以發現手套的警察的人品擔保,但湊巧,這位警察的人品恰恰又有瑕疵。于是檢方的“鐵證”,反而成了讓辛普森脫罪的關鍵

  警察作偽證本已極易引起民眾不滿,而在本案中有嫌疑的警察還不止一位!正是警方的這些嫌疑“助”了辛普森大忙,使陪審團產生足夠的“合理懷疑”。

  其實,在排除合理懷疑的規則背后,隱藏著一個更為深刻的理念,這就是,案件一朝發生原始真相便永遠成為秘密,除了上帝,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。法庭用來定案的,只不過是由證據和證據規則重新建構的法律事實,法律事實可能與真相一致,也可能與真相不一致。這是咱們不得不接受實際

  由于辛普森本來的形象是美邦好男人象征,這樣一個閃光的形象,突然一下子變成殺害前妻的嫌疑犯,且在萬眾矚目之下,跟警察在高速公路上進行好萊塢大片似的追趕人們巨大反差之下,產生強烈反感情緒,因而事先就將他預設成一個壞人。再加上審判過程中,不斷有各種“內部消息暗示辛普森是個外里不如一的偽君子,導致人們在法庭宣判之前,就已給辛普森定了罪。

  正是為了免受這種極端輿論影響,一切陪審團成員在整個審判期間被嚴格隔離,以保證能夠盡可能地客觀中立,僅僅依靠理性常識來做判斷。陪審團成員確定的“真實”,固然不是確實無疑的真實——辛普森可能殺了人,也可能沒殺人,咱們不得而知——但在這種情況下,卻是法庭所能找到的最有說服力的真實了。

  辛普森案,還體現出“正當程序”在司法中的獨特價值

  刑事案件中,當事人面對的是邦家機器,處于明顯劣勢,如果不通分散決定權設置對立面角色分派,極有可能使個人權利受到恣意、專斷的公權力的損害。在美邦的審判制度中,陪審團決定事實問題法官決定法律問題(量刑問題),體現的就是分散決定權原則。而允許公訴方和辯護方在法庭上進行地位平等的攻辯,就是通過對立面的設置,牽制公權力,盡可能保護當事人的利益

  正當程序并非不顧及被害人的權利,只是立法者深切知道,權力自然有被濫用的傾向,尤其是背后站著邦家暴力的權力。在這類刑事案件中,決定一朝作出,就會產生不可逆轉后果,必須慎之又慎。這一點,身在中邦的咱們應該最有體會,聶樹斌案、呼格吉勒圖案,一個個當初看來鐵證如山的案子被“落網真兇”推翻,冤死者卻無法死而復生。

  當然,說到這里,相當多的人可能還會質疑,他們以為,辛普森之所以能夠脫罪,是因為他花大價錢,雇了一個全明星律師團,這些律師見錢眼開,極盡詭辯之能事,讓辛普森鉆了法律的空子。辛普森不是什么弱者,反而是檢察官一方,處于劣勢。這類質疑的確有一定道理,但法律最重要的價值之一,就在于法律眼前人人平等,對于任何人,都只可使用同一套程序,都只可使用同一套程序。如果法律真有漏洞,就應該修法,但這是事后的事情,當時審判必須依據舊法,否則,又違背了“法不溯及既往”,法律的權威性何在?

  事實上更進一步考察“正當程序”原則,會發現程序背后實際是對人性無奈,正是對人性做了最壞的預期,因而,程序設計者希望助理性的力量(盡管這種理性也極為有限),通過對程序的正當性的維護,來維護程序背后的實體權利。

  凡選擇必有代價,倡導程序正義的法學家們并非不知道選擇程序正義的代價,就是可能一些放縱壞人,但他們在選擇程序正義之前也有理性算計:在刑事訴訟中,寧可錯判讓可能有罪的被告開釋,也不愿一個無辜的被告被監禁或被正法。這個概括是對美邦法制背后的形式理性的經典外達,也是現代法學的基本精神,唯有理解這一點,才能真正理解法治對于保障自由的重要意義

評價:

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評論加載中……
百变时时彩计划注册_说说大全_说说心情短语 百变时时彩计划安卓版下载-品善网:品味美好生活 百变时时彩官方网址-米娜时尚网 百变时时彩注册-瑞丽网 百变时时彩计划安卓版-维度女性网 百变时时彩软件-筑龙学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