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老公帶小3回家過夜,我徹底淪為他們的保姆

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原創文章 > 原創精選 >

老公帶小3回家過夜,我徹底淪為他們的保姆

2019-04-17 23:15:33 作家:陳熙熙 來源:陳熙熙 閱讀:載入中…

老公帶小3回家過夜,我徹底淪為他們的保姆

  點擊藍色文字關注咱們吧!

  《前妻誘惑

  前情回顧

  第一節:產檢醫生發現我墮過胎,老公說我人盡可夫

  1.

  范阿梅憤怒地看了一眼林笙笙,扭頭就走。

  陳剛滿臉都寫著嫌棄,他冷冷地看著林笙笙,吐出兩個字:“廢物!”外情就像看見了蛆蟲一般惡心

  護士對林笙笙家人反應一臉錯愕懷中嬰兒還在不斷地啼哭著。

  陳剛甩手想走,臉色慘白的林笙笙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:“陳剛,你,你不抱抱你的女兒嗎?”

  “我的女兒?”陳剛回過頭來,“還不知道是誰的種呢!”

  “陳剛,你相信我,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,真的!”林笙笙急了,顧不得自己身子還十分虛弱支撐著爬起來,緊緊地拉住陳剛,“這、這就是你的女兒啊,你,你如果不信,你可以去做親子鑒定的……”

  “呵!”陳剛使勁一甩,像趕走蒼蠅似地將林笙笙的手抖落,“為了一個賠錢貨,花錢去做親子鑒定,值得嗎?我陳剛要的是兒子,不是女兒!退一百萬步說,就算這孩子是我的,我也不認!”

  陳剛的外情厭煩而決絕,說完這句話之后,他就扭頭離開了。

  林笙笙一個人被孤零零地拋在醫院里,與下半身傳來的疼痛相比,林笙笙的心更痛。她的心臟就像被人摁在零下幾十度的冰里浸了好久,那種透骨的嚴寒,遍布她的手腳百骸。

  她從護士手里接過嚎啕大哭的嬰兒,“刷”地流下了淚來。

  林笙笙已經想好了,她給女兒起的名字叫做陳樂樂。她希望女兒不要像她這樣,每天都被欺負,每天都不開心,一定要快快樂樂地長大。

  “樂樂,爸爸奶奶都不要你,但媽媽會陪著你的。固然媽媽勢單力薄,但也一定會保護你的……”林笙笙邊哭邊抱著樂樂說道

  2.

  林笙笙生下樂樂之后,誰都沒有給她坐月子

  她一個人在醫院待了2天,忍著疼痛,不僅要照顧自己,還得照顧剛剛出生的樂樂,日子別提有多凄慘了。

  回到家之后,陳剛和范阿梅也對她冷眼相待,同時,又讓她干各種各樣家務活

  林笙笙一天只可睡3.4個小時,其余時間,不是在照顧樂樂,就是在洗衣服、做飯、拖地板

 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,她瘦了十斤。林笙笙不是沒有想過遁離現在的這種生活,但是她不敢。

  她學歷不高,和社會脫節已經很久,現在找工作這么困難,她離開家估計連養活自己都成困難,更不要說養活嗷嗷待哺的樂樂了。

  樂樂現在正值要花錢的時候,紙尿布奶粉衣物,都要錢。這些錢,她都得找陳剛要。

  所以,每次陳剛和范阿梅給她甩臉色,她根本不敢露出一點不滿情緒,任憑他們打罵。她生怕陳剛一不高興,就斷了她和樂樂的生活費

  她吃得差穿得差就算了,但她不想苦了樂樂,樂樂還那么小,林笙笙不想讓她受那么多的苦。

  然而,林笙笙越順從,陳剛就越討厭她。陳剛似乎都不愿意面臨她了,呆在家里的時間也越來越少。回來的時候,身上還帶著女人香水味。

  林笙笙給陳剛洗衣服的時候,發現了明顯口紅印。她的心理防線徹底崩塌,拿著陳剛的襯衣,哭著問陳剛:“陳剛,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?”

  “怎么?”陳剛一挑眉,連掩飾都懶得掩飾,“我不能在外面有女人嗎?”

  “結婚之后,我為你生孩子,為你做家務,你怎么能這樣對我?”

  “你還好意思說這種話?你在結婚之前就跟男人上床,我怎么就不能找女人了?”陳剛翻了個白眼義正言辭地說,“外頭隨便一個女人,都比你干凈,我不找她們,難道還繼續碰你嗎?我傻呀!”

  “可是,可是你和我結婚的時候,你也不是處了啊!你明明在和我結婚之前,已經離婚過了啊。”林笙笙心痛如絞,終于哭著喊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話,“咱們都是一樣的,你憑什么說我臟?”

  陳剛一瞪眼,甩手給了林笙笙一個耳光:“我是男人,和你不一樣!你既然投胎當了女的,你就得認命!你在結婚之前墮過胎,就是不守婦道,就是臟!”

  林笙笙被陳剛這一個耳光打得眼冒金星,跌坐在地上。

  “如果不能忍受我找女人,那你帶著樂樂滾啊!”陳剛冷哼一聲,從林笙笙身邊繞過,還不忘踢了她一腳。

  3.

  之后,陳剛更加變本加厲,甚至將他的情婦帶回家過夜。

  他的情婦叫徐悅,燙著一個大波浪卷發,一頭黑發烏云一般披散在肩頭。她化著精致的妝,涂著紅唇穿著緊身玄色連衣裙性感動人,一看就是男人最喜歡類型

  陳剛帶徐悅回家的時候,林笙笙正在拖地。林笙笙看到徐悅,如遭晴天霹靂,臉上滿是震驚痛苦神情,整個人也像石像一般一動不動。

  沒想到,陳剛居然如此光明正大地,將他的情婦帶回家了……

  徐悅與林笙笙對視一眼,眼里閃過一瞬間的驚詫之情,隨即一臉鄙夷,一揚下巴耀武揚威一般地挽住陳剛的手。

  “在外面開房太貴了,不如回家。”陳剛摸著徐悅的手,沖林笙笙說道。

  “你、你們……”林笙笙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,渾身抖如篩糠。

  憤怒、羞辱的情緒,一遍又一遍地沖擊著她,提醒著她不要再忍了,要反抗。但是,林笙笙僅存的理智卻壓下了她洶涌心情

  她不斷地提醒自己,一定要忍。如果忍不下來的話,她和樂樂一定會被掃地出門,那幼小的樂樂怎么辦?

  陳剛冷樂道:“咱們怎么了?你看不過眼嗎?告訴你,徐悅可是大學生清純的很。我跟她第一次上床時,她可是流了血的。她和你不一樣!徐悅才是值得珍惜的女人,而你,不配!”

  說完,陳剛就拉著徐悅的手,回到了房間里。

  很快,房間里便清晰地傳出了歡愛的聲響

  這些聲響如同風聲一般,灌進了林笙笙的耳朵里。她越不想聽,聲響就越加清晰。

  林笙笙捂住自己的耳朵,流了一夜的淚水

  4. 

  不久后,徐悅查出懷孕了。

  陳剛還帶她去做了B超,是個男孩。陳剛和范阿梅都高興得快瘋了,每天都樂容滿面,將徐悅當祖宗一般供著。

  這樣一來,更累了林笙笙。固然林笙笙是陳剛的正妻,但在這個家里,她就像是保姆一般,每天都得伺候著這個登堂入室小三

  如果徐悅稍有不滿,向陳剛和范阿梅告狀,林笙笙準沒有好果子吃。

  有一天,陳剛命令林笙笙熬雞湯給徐悅喝。林笙笙將雞湯端到徐悅的眼前,徐悅不知道抽了什么風,甩手將整碗雞湯打落在地。

  玻璃碗碎了一地,雞湯也撒得到處都是。

  林笙笙嚇了一大跳。陳剛從屋里跑出來,拉著徐悅的手,滿臉關心:“寶貝,怎么了?”

  徐悅突然發了飆,大哭起來:“咱們還要這樣到什么時候?”

  “固然你已經不愛林笙笙了,但是她還是你的妻子,而我就算懷了你的兒子,卻還是見不得光的小三!”徐悅又哭又鬧,“走出門,別人都會對我指指點點!我不要再這樣下去了,你必須跟林笙笙離婚!我要名分!”

  林笙笙如雷轟頂,似乎全身被抽干了血液一般,怔在當地,連一地狼藉都忘了收拾

  “如果你不跟她離婚的話,我就去把這個孩子打掉!”徐悅大吼道,開始用手捶打自己的肚子

  陳剛趕緊攔著她,連范阿梅也一臉焦急地從屋里沖出來,扯住徐悅的手,大喊:“哎喲好孩子,別這樣,別打肚子,我的寶貝孫兒還在你肚子里呢!你可千萬別把孩子打掉,咱們陳家有個男孩不容易啊!”

  陳剛見狀,幾乎是想也未想,絕不猶豫地說:“寶貝,你別做傻事,千萬別偷偷去打胎!離,這婚必須離!明天我就去跟民政局和林笙笙離婚!”

  “對,林笙笙賴在咱們家這么久,也該離了。”范阿梅也在一旁助腔。

  陳剛一邊安撫著徐悅,一邊用手一指林笙笙:“你馬上去把你的戶口本找出來,明天一早就跟我去辦離婚手續!”

  林笙笙顫聲道:“我……咱們要是離婚了,那……那樂樂怎么辦?”

  “樂樂當然是歸我啊!”陳剛大不耐煩,“你沒有工作,也沒有錢,孩子怎么可能跟你!法院也不可能把樂樂判給你的!”

  5. 

  陳剛的神情中,沒有半分疼惜樂樂的神色,反而將樂樂說得像一個普通物件一樣輕松

  他和范阿梅本來就不待見樂樂,自從樂樂出生之后,連抱都不曾抱過樂樂。如果未來徐悅生了個他們最愛的男孩子,樂樂待在家里,很難想象,她會受到怎樣的待遇……

  林笙笙一下子想到了自己。樂樂沒有媽媽,又是女孩,估計未來,不僅在爸爸和奶奶那里,受不到一絲的關愛,可能連基本的生活質量都無法保證

  最大的可能是,樂樂也會像現在的她這樣,受到陳剛、范阿梅,還有徐悅的欺凌,被他們當做免費勞動力,被他們當做出氣筒……

  林笙笙根本不敢再想下去。

  如果她這個當媽媽的,沒有守在樂樂身邊,給樂樂力所能及的保護,那更沒有人會疼惜她的女兒了!她女兒接下來的人生想想就知道會多么得可憐和凄慘!

  幾乎是下意識地,林笙笙“撲通”一聲,在客廳中跪了下來。

  她求徐悅:“我同意和陳剛離婚,我愿意把陳剛讓給你,但是你能不能讓我繼續留在家里?我、我不想離開樂樂!”

  林笙笙的淚水如斷線的珠子般簌簌下落,整個人單薄得如同一張紙,又尷尬得像是被遺棄的貓。

  徐悅的眼底深處閃過一絲的詫異,隨后,這抹詫異就被惡毒的神色代替了。

  她的眼里閃出精光,徐悅伸出手,重重地一捏林笙笙的肩膀,挑眉說道:“你要留在這個家,也可以。那你就給咱們家當保姆吧,以后,家務活都是你干。正好我懷孕了,也需要人來特別照顧我。當然,我有一個條件,那就是,除了正常的生活費除外,咱們是沒有工錢給你的。”

  林笙笙感覺到肩膀傳來的疼痛,但她咬牙忍住了。

  她的臉更白了,臉上的淚痕清晰可見。似乎是下了極大決心一般,她點了頷首,一字一頓地說:“我愿意。”

  不就是當保姆嗎?那些家務活,自從她嫁到陳家之后,干得還少嗎?不就是多照顧一個徐悅嗎?她可以做到的!

  為了樂樂,她什么都愿意!

  6.

  之后,林笙笙便和陳剛辦理了離婚手續。徐悅成功地上了位,馬上和陳剛又領了結婚證

  林笙笙真正地變成了陳家的保姆。除了要包攬一些以前都要做的家務活除外,還得小心翼翼地伺候著徐悅。

  徐悅的脾氣很差,又似乎有意折磨林笙笙。一會嫌林笙笙做的菜難吃,一會又嫌林笙笙洗的衣服不干凈,經常對林笙笙惡語相向。

  懷著男孩的徐悅在家里就跟太皇太后兩樣,陳剛和范阿梅都寵著她。每當徐悅罵林笙笙,陳剛和范阿梅都會助著徐悅。

  在這種壓抑的生活下,林笙笙幾乎快要崩潰。但她為了樂樂,將一切的苦楚都咬牙忍下來了。

  時間如白駒過隙,數月之后,徐悅生產了。她順利地生下了一個男孩,乳名叫球球。

  孩子生出來時,陳剛和范阿梅都快高興得像中了五百萬彩票一樣,圍著球球又是抱又是親。

  徐悅剛剛生產之后,身體虛弱,由林笙笙伺候她做月子

  林笙笙每天都恨不得有好幾個分身,她既要干各種各樣的雜活,又得助徐悅做進補的膳食,還得照看無時不刻都在哭的球球,累得快要虛脫。

  這一天,她在醫院里待到了十一點,好不容易將球球哄睡了,才撐著疲憊的身體,左腳拖右腳地回到了家。

  回家的第一件事,她就是去看自己的女兒樂樂。樂樂已經三歲了,正是最淘氣年紀,但樂樂似乎知道媽媽的難處,小小年紀就懂得給林笙笙省心,平時很少吵鬧。

  林笙笙越加疼愛樂樂,每天最辛苦的時候,只要看見樂樂粉撲撲的臉蛋,聽她甜甜地叫自己一聲“媽媽”,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。

  然而,今天,林笙笙回到房間里,卻沒有找到樂樂的身影

  找遍全家,都沒有樂樂的影子。林笙笙徹底慌了,她沖到客廳里,問沙發上的陳剛和范阿梅:“樂樂呢?你們有看見樂樂嗎?”

  范阿梅的外情有過一絲的不對勁,但是很快又恢復了正常。她清了清喉嚨,說:“是這樣的,下午樂樂自己擰開門,跑出去玩了,半天都沒有回來。咱們剛剛也去找了,找不到人,可能是走丟了……”

  林笙笙踉蹌了一步,急得快要嘔血。

  樂樂平時從來不會自己開門亂跑的,怎么今天就跑出去了呢?看陳剛和范阿梅的神情,樂樂丟了,他們就跟沒事人一樣,一點都不緊張,一點都不擔心,他們還算是和樂樂有血肉之親的親人嗎!

  “沒什么好擔心的,說不定一會自己就回來了。”陳剛一臉風輕云淡,頭都不抬。

  林笙笙徹底崩潰了,她剁著腳,一邊痛哭,一邊指著范阿梅和陳剛,罵道:“你們王八蛋!”

  說完,林笙笙也顧不得換上外面的鞋子,就火急火燎地沖出家門,四處尋找樂樂。

  “樂樂!樂樂!”

  林笙笙歇斯底里地呼喊著樂樂的名字。但是,現在已經接近凌晨,四處都空空蕩蕩,哪里有樂樂的身影……

  (本節完)

  文:胖倫

  點一下在看再走吧

評價:

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評論加載中……
百变时时彩计划下载_设计之家 - 传播先进设计理念 百变时时彩计划下载_设计之家 - 传播先进设计理念 百变时时彩计划下载_设计之家 - 传播先进设计理念 百变时时彩计划下载_设计之家 - 传播先进设计理念 百变时时彩计划下载_设计之家 - 传播先进设计理念 百变时时彩计划下载_设计之家 - 传播先进设计理念